【新刊】- 「誤上賊床」試閱

簡介:

神祕的身分、高貴的氣質與傲人的美貌——在混種壯男吸血鬼奧德里奇.亞戴爾.佛斯特身上,通通都沒有。唯有青春永駐,永遠不會衰老,只因心臟再也不曾跳動。直到那天晚上他因飢餓過度、誤上了賊床,遇見那個含著金湯匙出生、家財萬貫的紈褲子弟喬舒亞.鮑爾森,從此萬劫不復。

他媽的,身為一個老是吃不飽的吸血鬼已經夠悲慘了,為什麼他會一錯再錯,和這個人類的糾纏越來越深,甚至不得不生死與共?上帝啊,這樣的懲罰未免太狠了吧?!

*
第一章

美國,紐約,曼哈頓。

落日餘暉的最後一道光芒消失在聖派屈克教堂尖頂,時代廣場華燈初上,璀璨燈光如同白晝,路上來往匆忙的行人若不抬頭仔細瞧瞧天色,恐怕還不會察覺黑夜已經到來。

但對那人來說,白晝與夜晚的分際在太陽消失的那一刻便已分曉。

那人穿著緊身黑色皮褲,黑色皮靴,即使已入初秋,傍晚氣溫急速下降,入夜後甚至可降到零度,但身高將近一百八十公分的男子,只披著一件低調的黑色風衣,僅僅繫上兩、三顆釦子,結實的腹肌在風衣底下若隱若現。

唯一和全身低調黑色不同的,是他那一頭略暗偏棕的金髮。

他低垂著眉,靜靜地站在時代廣場旁的路燈下,狀似悠閒地抽著煙,實則在觀察四周。

他在等他的獵物。

而他已經餓了很久。

六點一到,聖派屈克教堂傳來響亮鐘聲,他扔下煙,踩熄。

他的獵物就要來了。

教堂門口開始陸陸續續出現一些人,都是青少年,有男有女,是附近貴族中學的學生利用課外活動時間來參訪教堂,那群青少年中有一個男孩子特別顯眼,一頭柔軟粟色的頭髮、細嫩的皮膚與秀麗的五官。

如同玫瑰花般的一個少年。

儘管少年已經變聲,但身子還沒有完全長成成年男子的壯碩,加上良好的教養,舉手投足間帶著一種中性的溫柔與優雅,同行的那些青少年中,不只懷春少女,有好些男孩也對這個少年充滿了曖昧的好感。

克里斯.鮑爾森,十六歲,銀行家喬治.鮑爾森與妻子老來得子的雙胞胎兒子之一,比他早出生兩分鐘的哥哥葛倫.鮑爾森則在英國就讀貴族寄宿學校。

「嘿!克里斯!你真的不和我們一起去續攤?佛瑞德說這附近新開了一家超好吃的披薩店耶!」一個少女熱情地靠了過來,想要拉起克里斯的手,卻被他技巧地悄悄轉身避開了。

克里斯露出禮貌的微笑,說:「我真的很想去,珍妮。但是我今天覺得有點不舒服,想提早回家。」

「真的嗎?哪裡不舒服?需不需要去看醫生?」其他人立刻關心地問。

克里斯搖搖頭,說:「不用了。我想可能只是有點著涼,回家休息一下就沒事了。幸好明天是週末,不用上課。」話才說完,一輛黑色的禮車便停在了教堂門口,時間算得剛剛好。

「各位,不好意思,我的司機來接我了。下週上課見。」克里斯露出可愛迷人的微笑,對同學們揮手道別。

女孩們的心都醉了,只差沒激動地雙手交握,哭天嗆地大喊為什麼有人可以長得這麼可愛、這麼誘人,而且又是超級有錢富豪家的公子,這些女孩恨不得能早點捉住克里斯的心,幻想著要是哪一天能嫁入豪門,那就一輩子不愁吃穿。

而即使是最粗野的男孩,見到克里斯那如翩翩公子般的風度與優雅,也忍不住自慚形穢,然後被克里斯的有禮與親切感動,好感大增。

不只是這些荷爾蒙剛開始氾濫的青少年們對這玫瑰般的美少年著迷,即使不屬於人類的那個人,也是如此。

在這物慾橫流、烏煙瘴氣的紐約城市裡,已經很難尋到如此清新靈秀的血源。出身於富豪之家,從未嘗過人間疾苦,又還不到縱慾狂歡的年紀,且尚是純潔的處子呢。

站在路燈旁的黑衣男子,嘴角微微揚起饑渴即將滿足的笑意,一個閃身,消失在人群中。

*

黑色禮車才駛近位於上城區的鮑爾森豪宅門前,還沒打開車窗,克里斯就已經聽見了吵雜的音樂聲。他無奈地往車窗外望去,果然見到自家豪宅外已經停滿了賓士、寶馬和法拉利等名貴轎車跑車,再抬頭望望,只見二樓落地窗裡一群又一群穿著時髦華麗的男女正在舉杯不知道慶賀著什麼。

「今天他又有什麼花樣?」克里斯疲累地往後座椅背上一靠。

司機彷彿也已經司空見慣:「老樣子。開派對。」然後又補充:「這次聽說是變裝派對。」

「拜託,萬聖節又還沒到!」克里斯很是無奈地嘆了口氣。

他為什麼會有這種成天只知道飲酒作樂開轟趴的老哥呢?

趁著爸媽到歐洲去旅行,他老哥喬舒亞幾乎每天都狂開派對,不到半夜不罷休,吵得他幾乎天天睡不好,連帶上課也沒什麼精神,卻還要硬撐著表現出良好家教與禮數。

實在很辛苦。

「把車子停到後門吧。」克里斯吩咐。

「知道了。」司機小心地避開那些違規停在鮑爾森豪宅前的各式名車,往豪宅的後門方向開去。

在戴著克里斯的黑色禮車轉過屋角時,一名穿著黑色風衣的男子突然從不遠處的暗巷中現身。

回來了啊。

男子顯然對克里斯低調不想引人注意的行為感到很滿意,嘴角再度揚起一抹笑,接著身影便消失在黑暗中。

*

「各位!盡情享樂吧!」一手拿著酒瓶,另外一手抱著香豔美女的高大男人,高聲喊完後,眾人馬上爆出歡呼,紛紛舉起手上的酒杯,向此場派對的主人敬酒。

震耳電子音樂不絕於耳,五彩燈光閃耀在每個人臉上,美酒、美食、美人,好一副酒池肉林的奢華景象。

喬舒亞.鮑爾森,富豪鮑爾森的長子,遊戲人間的超級花花公子一名,將近一百九十公分的高大身材、出眾的外貌與雄厚的金錢背景,從來沒有他得不到的東西,包括人。

在曼哈頓這個崇尚金錢與地位的地方,沒有人不愛錢、不愛權、不愛俊男。

和喬舒亞交往過的幾乎都是名人,偶爾他也會和上流界甚至演藝界的俊美男子傳出曖昧,他男女通吃早已經是半公開的祕密,而那些與他交往後來又分手的人,儘管八卦媒體不斷追問或是以重金誘惑,他們堅決不吐露任何與喬舒亞交往過的任何細節,也從未說過這個男人一句不是。

這令所有人對喬舒亞.鮑爾森這個人更感到好奇,無數俊男美女如飛蛾撲火般來到他身邊,如同等待帝王寵幸,期盼這個男人將目光投注在他們身上。

今夜不知道誰能得到夜之帝王的青睞?

就在賓客們紛紛用盡各種心思想要爭得派對主人的注意時,卻有一個低調的身影完全不將他放在眼裡,那穿著黑色風衣的身影迅速閃過二樓人聲鼎沸的派對會場,推開一扇門往後三樓走去。

穿著黑色風衣的男子臉上有些不悅,英俊的臉龐上微蹙著眉。

那些人身上的味道實在令他作噁:大麻、海洛因、古柯鹼、酒精、崇拜金錢與權勢。

他並不是什麼健康主義者,只是以食物來源來考量的話,那些人身上的血液簡直腐臭到他只想避而遠之的地步。

那如玫瑰花般的少年為何會住在這樣龍蛇雜處的地方?而且居然還能出汙泥而不染?這令少年的純潔清泠更顯得珍貴。

他關上門,深呼吸一口,然後抬起頭來輕輕嗅聞,想要尋到那少年的味道。

但他卻很快就沮喪地發現,除了那些毒品酒精與發情的荷爾蒙氣味外,他什麼都聞不到。這群狂歡男女身上散發出來的腐敗氣味實在太濃重。

要放棄嗎?

也許可以過兩天再來,但是卻又有些不甘心。

既然來了,就要達到目的,否則鬼鬼祟祟來來去去,豈不像是作賊?

而且他也餓了很久,有些快支撐不住了。

雖然他能很久都不進食,但餓了太久還是會感到虛弱啊。

既然聞不到那少年的氣味,那一間房、一間房地去找,總會找到吧?

反正他的身手比一般人類靈活得多,雖然還不到攀岩走壁那麼厲害,但翻翻牆、爬爬窗戶,甚至無聲無息地在屋頂上走動,都難不倒他。

他身後的門突然打了開來,端著盤子的侍者走了出來。

侍者關上門,原本黑衣男子站著的地方,已是空無一人。

*

派對主人原本整齊的衣裝已經變得有些凌亂,已經半醉的喬舒亞.鮑爾森雙腿大開坐在高級黑色小牛皮沙發上,今晚被他挑選中的女人正在他的雙腿間,用盡全身精力取悅著他,但不知道是他不滿意,還是醉得太厲害,女人努力了半天,兩腿間的那東西還是半軟半硬,沒什麼精神。

女人心想:老娘的嘴上工夫可是讓許多男人一下子就能繳械投降呢!這喬舒亞.鮑爾森難道是長年縱慾過度,已經不行了嗎?但她當然不敢當面這麼說,只能假裝嬌嗔地抱怨:「喬舒亞,你不喜歡我嗎?還是嫌棄我的技巧不夠好?」

「嗯?」滿身酒氣的男人眼神已經有些迷濛,似乎沒聽清楚女人剛剛在說什麼。

女人用塗著鮮豔指甲油的細嫩手指彈了彈那有氣無力的東西,說:「你這裡好像沒什麼反應哪?」

男人低頭看了一下,說:「再努力一下。」

女人心裡狂腹誹:老娘的嘴都酸得要死了,還要再「努力」?乾脆說你不行不就得了?真不知道以前那些狂誇這傢伙床上功夫好的人,腦袋裡在想什麼?是被大把鈔票砸暈了嗎?

心裡抱怨歸抱怨,但她還是裝出最體貼的微笑,然後低頭繼續埋頭苦幹,這時男人也毫不掩飾地在沙發附近尋找著什麼,一直找不到之後,他突然推開女人的頭,站起身來走向浴室。

「喬舒亞?」女人有些訝然。

糟了,是不是惹他不高興了?

看來喬舒亞是真的不喜歡她?

可惡啊,她今晚是用盡多少心思才擠掉那些想沾上喬舒亞的女人,卻沒想到結果是這樣,要是傳出去的話,她可是會變成名媛社交圈裡的大笑話!

「喬舒亞?」她趕緊跟了過去,想去開浴室的門,卻發現已經從裡頭反鎖了。「喬舒亞?你還好嗎?」

過了一會兒,才聽見男人滿是醉意的聲音從浴室裡傳出來:「等我一下。」

女人鬆了口氣。

呼,好險,他沒趕她走。

等一下就等一下吧,反正她大概也知道男人會在浴室裡面做什麼。

男人嘛,就是愛面子,不想在女人面前示弱,就只好躲起來一個人偷偷「努力」一下了。

但她等呀等地,浴室裡本來還有一點聲響,等到後來卻悄然無聲,她等到最後實在忍不住了,敲了敲浴室的門,裡頭的人毫無反應。

該不會出事了吧?

女人有些著急了,正想再繼續敲門,卻聽見浴室裡頭傳來輕微的鼾聲……他睡著了?那個混蛋睡著了?他居然放著她這個如花似玉、魔鬼身材、多少男人覬覦流口水的大美女不管,躲在浴室裡睡著了?

脾氣再好也是有限度的,況且她本來就嬌生慣養,從小被人疼著長大,哪曾受過這種侮辱?

她才不管明天一早她會不會變成社交圈裡的八卦主角,這口氣總之她是吞不下了!喬舒亞.鮑爾森,算你狠!老娘不跟你玩了!哼!

女人拿起皮包,穿上高跟鞋,氣呼呼地離開了房間。

她用力關上房門時發出好大的一聲「砰」,驚醒了不小心在浴室裡睡著的男人。

坐在浴缸旁的喬舒亞睜開眼,完全不知道自己剛剛睡著了,他揉揉眼,站起身子,雙手撐在洗手台前的那面鏡子旁,醉眼朦朧地看著自己:蒼白的臉色、嚴重的黑眼圈,眼睛裡還有不少血絲。也難怪,過著這樣不健康的生活,身體已經快瀕臨極限了吧?最近他的確也是常常感到在「那方面」有些力不從心哪。

他現在不過三十來歲,就已經出現年老力衰的徵兆了,既然如此,當然要趁著還能盡情行樂的時候大肆享樂啊!即使因此要透支自己的未來健康也沒關係,反正等以後走不動了、沒辦法找樂子時再說吧。

他打開鏡子後的櫃子,拿出藍色小藥丸,仰頭服了一顆。

然後他坐回浴缸旁,靜靜等著藥效發作。

過了一會兒,他滿臉笑容地走出浴室,正想打開雙臂迎接今晚的美女(她是叫露西還是凱薩琳?還是寶琳娜?),親熱地喊一聲「寶貝」時,卻發現房間裡空無一人。

怎麼回事?他不過是去浴室找顆藥丸吃,今夜要與他共度春宵的大美女人到哪裡去了?

藍色小藥丸的藥效已經發作了,他胯下的那東西正堅挺地抬著頭,總不能就要他這副模樣過一整夜吧?那藥不是白吃了嗎?

他走出房間,想著要是找不到那位不知道叫凱薩琳還是寶琳娜的美女,乾脆再去找另外一個女人。或是男人也行。
總之就是要把被藥效榨出來的慾望發洩掉。

但派對已經結束了,二樓的派對場地人去樓空,只留下滿地食物殘渣、酒漬,空酒杯、酒瓶四處可見,五彩繽紛的氣球與彩帶無精打采地掛在牆上,清潔公司人員正在努力清掃,試圖在黎明前將一切恢復原狀。

喬舒亞懊惱地呻吟了一聲,忍住想罵髒話的衝動。

就在他認真考慮是要去洗個冷水澡,浪費掉藥效,還是去酒吧找個一夜情宣洩一下時,一道黑色的身影一閃,消失在三樓的階梯轉角處。

喬舒亞眨眨眼,雖然他現在很醉,而且血液都集中在下半身某個地方,但他相信自己應該沒有眼花。

於是他跟著也走上了三樓。三樓很安靜,是他雙胞胎弟弟們的臥房與書房,葛倫現在在英國寄宿學校唸書,所以平日三樓多半只有克里斯在使用。

但他剛剛瞥見的那個黑色人影,身材明顯比克里斯粗壯高大許多,絕對不會是克里斯。

是小偷?不可能,他們家擁有完善的保全系統,只要有人侵入馬上就會啟動警報系統,兩分鐘內保全就會出現,十分鐘內警察就會趕到。

是派對裡的人?難道有人混進派對,想趁機來他家偷東西?

還是想夜襲克里斯?

可惡啊!居然有人想打他寶貝弟弟的主意,看他不好好教訓那不知好歹的傢伙——

平日只會要保全解決一切肢體問題的男人,在酒精與被藥效大量催起的雄激素驅使下,怒氣沖沖地走到了寶貝弟弟的房間,打開門一看,果然,那黑色的人影正站在克里斯的床邊,見到他出現也不慌張,只是冷冷地看著他,一點也不害怕。

「你想做什麼?!」喬舒亞大步走上前,想一把扯過那黑色的人影,卻發現撲了個空。

可惡,動作挺快的!

沒關係,雖然他動作沒這鬼鬼祟祟的傢伙快,但他有體型上的優勢——喬舒亞乾脆整個人撲了上去,一個熊抱將那男子撲倒在克里斯的床上。

床上沒有人。

克里斯不在床上。

黑色的人影是被克里斯遺留在床上的氣味吸引而來,發現克里斯不在,正想離開時卻突然遇到一個酒醉兼正在發情中的瘋子。

「你是誰?想對我的寶貝弟弟做什麼?!」喬舒亞發狂般地對著被自己壓倒在床上的男子吼著。他渾身燥熱,下半身緊繃得難受,全身都覺得不對勁,煩躁極了!這傢伙要是不好好交代清楚為何此刻會出現在他家,他絕對會好好——

黑暗中,喬舒亞看不清那人的臉龐,卻見到一雙碧藍得發亮的眼眸在黑夜裡閃動著令人莫名心慌的妖異光芒。他吞了一口口水,突然覺得胯下那東西彈跳了一下。

他眨眨眼,讓自己的眼睛能更快適應黑暗後,發現黑衣男子微微張開了嘴,露出一口白牙,而那兩顆尖利的犬齒更是特別明顯,在黑暗中閃著森亮白光。

果然是參加今晚變裝派對的傢伙,還真是處心積慮,弄了副這麼逼真的獠牙,是扮裝成吸血鬼嗎?

「放開我。」黑衣男子終於說話了,是意外好聽但有些沙啞的男中音。

「不放。」喬舒亞噴出滿口酒氣。

「你會後悔的。」

喬舒亞注意到黑衣男子那兩顆露在唇外的獠牙似乎又長長了些。

那一定只是錯覺而已。他今天酒可真是喝了不少。

「你到底有何企圖?說!」喬舒亞的手掐上了黑衣男子的頸子,發現男子的體溫偏涼,他這時才發現被他壓在身下的男子全身上下只穿著一件黑色皮褲與黑色風衣,上半身什麼都沒穿,赤裸結實的肌膚就裸露在沒有開著暖氣的室內,似乎一點都不怕冷。

相對於黑衣男子偏涼的體溫,喬舒亞反而全身燥熱,酒精效果與藍色小藥丸的藥性正處於巔峰,他本能地覺得身子貼在這個來歷不明的男子身上,居然還挺舒服的,頗有點降溫的效果。

黑衣的男子儘管露出了獠牙示威,但他其實一點都不想碰喬舒亞。

一聞就知道這傢伙的血液一定很難喝,充滿了酒精毒品和莫名其妙的化學藥劑,連如此近身相貼他都覺得難受極了。

今夜真是不順利,找不到那玫瑰花般的少年不說,還被一個血液如此骯髒的男人壓著,而且他很餓,真的很餓,餓到幾乎快要沒有力氣了,不然早就掙脫開來逃走,遠離這男人。

「快放開我。」黑衣男子再度冷冷地說。

怎料喬舒亞非但沒有放開他,而且那張俊美、此刻略帶著一些邪氣的臉龐還露出了充滿色慾的笑容。

這渾身冰涼涼的傢伙出現得正好哪,剛好可以讓他「解熱」。

喬舒亞熾熱的大手離開了黑衣男子的頸子,露骨地從對方的鎖骨、胸膛一路往下愛撫,摸到那結實的六塊腹肌時忍不住輕吹了一聲口哨。

身材真不錯哪,管他長得什麼模樣、合不合自己胃口,他今夜只是需要一個發洩的對象,誰叫這傢伙要半夜摸進他寶貝弟弟克里斯的房裡,想夜襲卻反被他逮個正著,那就讓他好好得到一番教訓吧。

只不過若說是「教訓」,也算是便宜了這傢伙,畢竟喬舒亞可是自恃床上功夫一流,不論男女,和他上過床的都只有稱讚的份,即使事後分開也不會有太難聽的話傳出來。

喬舒亞.鮑爾森還不知道,他完美無比的床上傳奇,早已在那位不知道是露西還是凱薩琳的大美女離去後,完全破滅了。

而他那紙醉金迷的糜爛人生從今夜起,也將完全改變。

發表留言

秘密留言

自我介紹

千小風

Author:千小風
噗浪:huiyi_xue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類別
搜尋欄
RSS連結
coun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