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WT41新刊 - Logan x Scott(X-men)小說/插圖/微漫畫本

很突然的,狼隊居然有了第二本。XD

只因有天千小風忽然想到:如果隊長十六歲的時候就遇見了狼叔,那麼成年後再見到狼叔(而且發現對方一直調戲自己的女朋友XDDD)會有什麼故事?因為要配合繪者,原本不太抱希望能在這場出(繪者說很忙),沒想到可愛的繪者大人說OK沒問題呀!於是立馬生出故事而且找了超厲害的插花稿X2:伊達朔弓大人+憂貴桑。>W< 書籍資料:

156374c4f5f1c9.jpg

書名:I'll Get Older
尺寸:B5
級別:萬年18禁
頁數:34~36P
價錢:150
封面、插圖、微漫畫繪者:糟糟
插花:伊達朔弓、憂貴

內文試閱,請繼續閱讀囉!^^

*

(摘自Part I)

他從頭到尾都被蒙著眼,像貨物似地被運送至許多地方,最後上了飛機,降落時他聞到濃濃的海水鹹味,推測也許來到海港附近,或更糟的,位於海中央的某個隱密小島上。

接著他被關進了籠子裡。

是的,籠子,他們把他當成實驗動物,關在窄小的籠子裡,而受到這種待遇的,不只是他。儘管看不見,但他知道周圍被關起的全是變種人,而且年紀幾乎都和他差不多年輕,變種基因才剛覺醒,多數還不知道如何善用自己的能力。

他們被帶到這裡,只有一個目的:永無止盡的實驗,要將他們身上異於常人的基因功能取出,製造成活生生的、強大生化武器,完成某位瘋狂將軍的夢想。

穿著白袍的實驗人員不斷用各種器具在他身上戳刺,強迫他服用各種藥物,讓身體無法動彈後抬上手術台,以各種可怕的儀器鑽測檢驗他的雙眼,有好幾次,麻醉藥效消退後,雙眼的劇痛與不斷淌出的血水,讓他以為自己的眼睛已被活生生挖去。

甚至,有次他從麻醉剛恢復時,迷迷糊糊聽見有人討論著是否要在他身上加裝能控制雷射光束的電磁儀器,並討論著應該要直接植入腦袋裡,還是連接神經?緊接著又討論到某位正在接受變種基因移植的變種人,雙眼細胞似乎無法適應強烈的雷射光能,實驗結果失敗……

「失敗」是什麼意思?

他聽著聽著又昏迷過去,醒來時已經重新回到籠子裡。

他有時會慶幸自己目前無法看見任何東西,看不見自己遭受到多麼不人道的待遇,看不見那些因為實驗失敗的變種人屍體被悄悄抬出去……

*

因為看不見,聽覺更加特別敏銳,但他身邊的變種人似乎也和他同時察覺到了變異,外頭忽然人聲吵雜,不時有人呼喝,緊接著出現槍聲,年輕的桑默斯還來不及判斷可能發生了什麼事,那道總是緊緊封鎖的鐵門轟然而開,其他關在籠子裡的變種人瞬間全安靜下來,沒有人出聲。

他們都在觀察。

莫名闖進的來者似乎也在觀察。

接著年輕的桑默斯聽到一聲如野獸發自喉嚨的低沈吼聲,然後鏗啷、鏗啷,某種利器砍斷了牢籠上的大鎖。
是來救他們出去的嗎?

某種剛硬利器開始不斷割破鋼鐵(那到底是什麼武器?史考特忍不住想),那聲音快速接近,直來到他的籠子前,他踉蹌幾步後退,免得受傷,那聲音劃過自己面前時他聞到一股渾厚雄性氣息,他臉色一變,因為那氣息居然與他在學校遇見的那個男人有幾分相似。

那人猙獰的笑意在他難以入睡的夢魘裡不斷出現,尖銳的犬齒毫不掩飾地露出,似乎等不及要將他吞吃入肚,完全獸性。

「史考特!」隔壁牢籠的女孩朝他大喊。「快出來!有人來救我們了!是我姊姊!」

他記得那個女孩叫做艾瑪。

可是他看不見,只能雙手探出摸索著出口,忽然右手一痛,被利刃砍割破的鐵絲網劃傷了他的手掌,頓時血流如注。他暗暗倒抽一口氣,卻又不能拉下眼罩檢視傷口。

可惡,他需要他的墨鏡。

「小子!你還愣在這裡做什麼?!」一個男人的聲音忽然從面前傳來,低沈有力,還帶著些不耐煩。「過來!」那男人想必非常高大,將他輕而易舉就從籠裡拎了出來。「快走!你是最後一個!」

史考特本能地就抓住了他的手臂。

很結實的手臂,肌肉粗厚、肌膚散發著熱氣,毛髮很多,他的掌心還能感覺到溫熱的汗意。

好強壯的男人。

可是這個男人並不會讓他感到害怕。

男人似乎明白他為何不能摘除眼罩的苦衷,並沒有多問,也沒有推開他,只是順勢將他拉在身邊,帶著所有人一起快步逃離這處巨大的牢籠。

「等一下!」史考特忽然喊。

「不行。」男人的腳步沒有停住。

「只要幾秒鐘就好,讓我摧毀這裡!」

他不要讓那些邪惡的實驗器具、藥品,甚至那些半成功的「實驗品」繼續留在這個世界上!

「小子,說什麼傻話,怎麼可能只要幾秒——」

「相信我!只要告訴我大約方位——」

「別胡鬧了!」男人像是訓斥調皮的孩子,還在他後腦勺上打了一下。

史考特一堵氣,放開他的手臂,不顧危險轉過頭,摘下眼罩。

「該死的,小鬼,你想被射成蜂窩的話——」男人的怒斥戛然而止。

如果史考特此時轉回頭,而且雙眼能清楚視物的話,男人臉上那驚訝到呆愣的表情絕對會讓他忍俊不住,甚至得意。

他曾經最害怕的,如今變成最強而有力的武器。

只要他能學會如何控制。

就在他轉過頭,扯下眼罩,眼睛睜開那僅僅幾秒的時間,威力強大的雷射紅色光柱由他雙眼激射而出,巨大的破壞聲響過後,他面前所有一切皆被摧毀,各種燃燒的焦味立刻撲鼻而來。他閉上雙眼,相信自己的判斷(那男人剛剛說了他是最後一個),應該沒有誤傷同伴。

同伴。

是的,他有了同伴。

在一陣細微的滋滋燃燒聲裡,他緩緩轉回頭,可惜他看不見,不然會看見那個天不怕地不怕的男人居然難得地閃了一下,雙眼圓睜,不可思議地看著他。

「怎樣?現在相信我了嗎?」閉眼的少年露出微笑。

男人愣住,接著幾個跨步上前,用力揉了一下少年的頭髮:「小鬼!這麼危險的眼睛,最好一直給我乖乖閉上!」
史考特覺得有些委屈,他原本以為會得到讚賞。

然後,他說:「我需要一副墨鏡。」

男人沒有出聲。

過了一會兒,男人大步走過他身旁,接著他聽到有人被痛揍的慘叫聲,然後沈重的腳步聲又迅速走到他面前,有人拉起他的手,一副墨鏡擺在他手心裡。

「你受傷了?」男人見到他掌心上的割傷。

他蠻不在乎地「嗯」了一聲,戴起墨鏡,睜開眼。

世界依舊是血紅一片,但他終於能清楚看見那個男人的長相。

粗獷、性感,濃眉微擰,心情似乎總是不太好的樣子,從臉頰到下巴長著張狂的鬍子,身材果然高大壯碩,只穿著一件白色背心,胸肌看得一清二楚。

年輕的桑默斯忽然覺得臉頰有些燒燙。

才十六歲的他,第一個祕密,是他擁有變種人基因,而這如今已經不再是祕密。第二個祕密,就是他的性向。他不討厭女孩子,也與女孩子交往過,可是他發現自己的目光似乎也常若有似無地流連在體格健美的男孩子身上,他一直以為那只是純粹的欣賞,但現在他卻不這麼認為了,因為赤裸裸的熱流正迅速流竄他全身,他忽然很慶幸,在這樣兵荒馬亂的情況下確認了自己的雙性傾向,至少除了他,還沒有人知道。

不,也許不只有他知道……

面前的男人看了他一眼,表情有些奇怪。

就那一眼,少年立刻明白了自己的身體已經洩露出太多祕密!

但一切都發生得太快,史考特還來不及多想該怎麼解釋,男人已經一把又扯過他往外衝,後頭的追兵不客氣地開槍掃射,史考特好幾度想回頭摘下墨鏡,但男人跑得太快,動作急促之間他很怕手上的墨鏡掉落,只好咬牙忍住衝動。

眼見即將要逃到出口,與其他人會合,忽然一排特種士兵帶著重裝武器出現在兩人面前,只聽男人嘴裡咒罵一聲,在機關槍掃射槍聲響起的同時,抱住少年滾了一圈,竟是將自己的身子當成盾牌,擋去所有子彈。

即使是變種人也無法在這樣的槍林彈雨間存活。

「不……不不不不……可惡!你們究竟什麼時候要放過我們?」憤怒的少年摘下墨鏡,毫不知道他有多危險的士兵們在一瞬間被火焰般的紅色雷射掃過,身體立刻燃燒,斷肢殘骸散落一地,即使還有氣息,也只能哀號,宛如人間煉獄。

重新戴回墨鏡的史考特看見這一幕,赤裸裸的血肉與血腥味讓他胸口一陣欲嘔,但他要自己鎮定,即使知道沒什麼希望,還是立刻去查看男人的傷勢,然而令他吃驚的是,男人並沒有死。

男人粗獷的臉上濺了不少血,濃眉皺得更緊,身上那些彈孔理所當然一定很痛,但卻正在快速癒合,甚至將深埋在肌肉裡的彈頭推出,掉落在地上,輕微的清脆聲響聽來特別震撼。

強大的自我治癒。這就是這個男人的能力嗎?

男人掃了一眼那堆殘屍斷骸,似乎早已司空見慣,然後又掃了一眼少年,彷彿剛剛的事情完全沒有發生過,只淡淡地說:「拜託,把你的墨鏡戴好。」頓了頓,又說:「最好一輩子都別拿下來。」

然後男人臉色忽地變得凝重,史考特順著他的目光望去,見到大門口站著一個人影,高大的、身上充滿獸性氣息的人影。

和身邊這個男人十分類似的氣息。

Victor。他聽見男人嘴裡低聲念出這個名字。

史考特立刻下意識地將手伸向墨鏡,男人卻阻止了他。

「這裡沒你的事。去和其他人會合,找其他路徑逃生。」

「可是——」

「小鬼,聽著,我知道你的眼睛很厲害——」他不忘指了指史考特的雙眼。「但這裡用不上你,快離開。」

男人轉身就走。

「等一下!」

十六歲的少年又抓住男人的手臂,對方不耐煩地回過頭,正想教訓他幾句像是「快滾、別再給我惹事!」少年的面孔忽地在他面前放大,他還來不及消化那一片耀眼如紅寶色般的光芒,嘴唇已經先觸碰到某種柔軟的物體。

男人太過震驚,一時沒有反應過來,直到少年從他面前退去,抬起頭,面色無懼地望著他。

「桑默斯。史考特.桑默斯。」

「你剛吻了我?」男人依舊有些不敢置信。

「我想讓你記得我。」少年說得理直氣壯。

男人愣了愣,忽然笑了。連笑容也是那麼粗獷性感,牙齒潔白。

史考特不自覺地吞了下口水,微微轉過頭,強迫自己揮去腦袋裡那些與這張嘴有關的兒童不宜畫面。

「小鬼,你幾歲?」男人啼笑皆非地問,直到這時才總算正眼瞧他。

「我已經成年了。」他察覺到男人對這樣的行為並不反感。

也許,甚至感覺到有趣。

「說謊。」男人毫不猶豫戳破他的謊言。「等你成年之後再說吧!」然後用力揉了揉他的頭,把他推開,接著迅速轉身,銳利鋼爪從骨節中伸出,正好擋去敵人的攻擊,動作行雲流水,彷彿早就習慣如此近距離殺戮。

史考特仍有些遲疑。

見他還未離去,男人一面與自己的親生哥哥肉身搏鬥,一面大喊:「快走!我記住你的名字了!史考特.桑默斯!」見少年不打算離去,甚至手已經又移到了墨鏡上,男人在專心打鬥之際,不得不勉強分神,對他吩咐:「他們需要你!現在快給我滾!」

這一分神,讓男人臉上多了條爪痕,腹部被飛踢一腳,姿勢非常不雅地往後摔倒在地,他立刻往旁邊滾倒,恰恰閃過對方差點劃破腹部的利爪。

他們需要你。

那是第一次,史考特.桑默斯意識到「團隊」與「同伴」的重要,諷刺的是,日後成年的他回想,居然是一個對團隊合作向來嗤之以鼻的傢伙,告訴他這一點。

但那一刻,他做了決定,艱難的決定。

離開這個曾用身軀替他擋子彈的男人,去與他的「同伴」會合。

因為他們更需要他。

題目 : 歐美影視同人
部落格分类 : 小說文學

發表留言

秘密留言

自我介紹

千小風

Author:千小風
噗浪:huiyi_xue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類別
搜尋欄
RSS連結
coun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