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美Only新刊 - X-GENE Logan x Scott 小說/插圖/微漫畫本

完售。CWT43將少量加印販售。

*

啊,雖然感覺有點突然,但好像也沒那麼突然(毆),總之千小風打從十年前見到X-men第一集電影時就覺得這兩人一定有問題!太萌了!第二集就抱在一起,第三集雖然隊長戲份超少但狼叔可是隨身攜帶隊長的眼鏡念念不忘啊!這幾年來時不時看見狼叔自己拍電影,妄想就一陣一陣被撩起,最後終於決定跳下去出本做個紀念吧!(是說,明明不少人喜歡這對,但為什麼寫的畫的都不多?是大家太害羞了嗎?XDDDD)

書籍資訊:

15554a15405025.jpg

書名:X-GENE
尺寸:B5
級別:當然18禁(千小風永遠只有這個級別XD)
頁數:36P
價錢:150
場刊圖、封面、插圖、微漫畫繪者:糟糟
插花:憂貴桑(http://yuki7966.weebly.com/)
特典:獨眼龍隊長彩色書籤X2(送完為止)

歐美Only攤位號碼:D22

15554a1916cc2a.jpg

內文試閱:請看下面。XD

*

1. Attack

在那個晚上之前,羅根絕對想不到事情會有這樣的發展。

那是個一開始很平靜的夜晚。

孩子們與年輕人都已經回到房間裡入睡,負責照顧他們的大人們總算能暫時鬆口氣,也準備要休息了。

羅根在戶外抽完雪茄,伸了伸懶腰,走回學院裡。

他拿著毛巾,走到宿舍浴室,聽見裡頭有水聲,他沒有多想就走了進去。

在更衣間裡,他不經意地瞄了一眼唯一放著衣物的置物櫃,一副閃著紅寶石光芒的眼鏡告訴了他,這些衣物的主人是誰。

That young prick.

男人不滿地嘟囔了一句,正考慮著要不要脫衣進去洗澡時,屋頂上忽然傳來一聲巨響!他立刻衝到淋浴間門口,正想大喊要裡頭的人快出來,又是一聲巨響,屋頂掉落了一大塊,瞬時飛沙走石,接著屋子殘骸紛紛掉落,不過眨眼工夫,淋浴間幾乎已經全毀。

「Cyke——」男人奮力推開擋在面前原本該是屋頂的石塊。「該死的,你在哪裡?」

「羅根……?」

在一片煙霧彌漫與持續不斷的爆炸聲裡,羅根費力地尋找青年的身影。

地板開始下陷了。

男人見到青年赤裸的身軀半倒在瓷磚地板上,溼漉漉的頭髮貼在緊閉的雙眼旁,渾身赤裸,模樣狼狽極了。

「你還不快點出來?!」男人著急大喊。

「我……我看不到……」

除了睡覺,洗澡是史考特極少數不會戴上眼鏡的時候。

男人轉過頭,更衣室早已被破壞得看不出原樣,更別提要找到史考特的眼鏡。

羅根咒罵了一聲,衝進淋浴間,原本想一把拉起青年的手臂一起逃離現場,但史考特看不見,行動能力受限,眼見不知哪來的攻擊越來越劇烈,男人只好一股作氣將青年扛了起來,衝出浴室。

才跑到走廊,忽然一陣槍聲大作,接著尖叫聲四起。

羅根見情況不對,連忙躲在角落,觀察情勢。

是萬磁王嗎?他不是被關了起來?為什麼還有能力發動這麼猛烈的攻擊?其他人都沒事吧?

「羅根,發生什麼事了?學院遭到攻擊了嗎?」在他背上的青年問。

「你自己不會看嗎?」男人沒好氣地說完後,看了一眼閉著雙眼的史考特,只好又悶悶地說:「沒錯,我們遭到攻擊,目前還不確定敵人是誰——」話還沒說完,兩人身後響起震耳欲聾的爆炸聲。

接著地板下陷了,羅根一個站立不穩往後摔倒,緊閉著雙眼的史考特本能地想伸手抓緊男人,羅根要拉住他的手,卻差了那麼一步,眼見青年整個人就要摔下陷落的坑洞裡,男人想都沒想,立刻縱身撲了過去抓住對方的手,但已經開始崩落的地面承受不了他的重量,忽地整片崩塌,男人立刻用身體去保護全身赤裸的青年,反正他怎麼摔怎麼跌都死不了,甚至連骨頭都不會斷,傷口最後也能很快復原,但史考特這混蛋可沒像他這麼耐操,這一重重摔下去可能小命就掛了。

「羅根!」

男人用自己的身體去抵擋超越常人能負荷的重量極限,他媽的,要不是自己的骨頭是亞德曼金屬,恐怕早就全斷了吧?

「閉嘴!」羅根情緒不是很好,主要還是因為背上那些殘骸岩塊實在太重了,他再強壯也支撐得很勉強,額頭上已經開始冒出汗珠。

想來史考特也不會好過,洗澡洗到一半被全身赤裸地扛出來,少了眼鏡無法睜開眼睛(除非他想幫助敵人將X學院摧毀得更加徹底),現在又被一個滿臉通紅、表情痛苦、渾身冒汗的大叔壓在身上。

「羅根,你沒事吧?」

男人用力瞪了史考特一眼,隨即無奈地自己翻了翻白眼,因為青年根本看不見,他這一眼是要瞪給誰看?

「我沒事……」但說得有些咬牙切齒。

「你覺得我應該要我張開眼睛嗎?也許——」

「NO!」

Don’t open those damn eyes!

兩人現在這個姿勢,這傢伙一張開眼,雷射光大概直接就射穿羅根的腦袋,他可不想死得這麼慘。

青年沈默了一會兒,嘆了口氣。

「我很抱歉。」

「抱歉個頭!真的抱歉的話,下次洗澡記得戴上眼鏡,不要添這麼多麻煩!」一口氣說完後,男人使出渾身力氣將背上那些沈重的負擔緩緩舉起,再咬緊牙關,低吼一聲,用力拋開後,瞬間全身幾乎要虛脫,他半跪倒在史考特面前喘著氣。

青年雙手撐在瓦礫堆裡,摸索著四周,準備緩緩起身。

忽然,史考特側耳傾聽,羅根也感覺到了!青年忽地撲上羅根,一把抱住他往旁滾了一圈,同時一枚小型火箭從羅根背上射過,羅根甚至能聞到火箭尾巴火焰燒焦他頭髮末端的微微焦味。

非常驚險。

如果不是史考特聽力過人的話……當然,區區一枚火箭炸不死他(大概連核彈都拿他沒轍),但他多少還是心存感激,只是嘴上仍在逞強:「我可不會對你道謝。」這時他才注意到,壓在他身上史考特仍摟著他不放,這讓他感覺不是很自在。

他想移動身子,卻發現身子動不了,連轉動脖子都有些困難,這才發現,他們被困住了。

被一堆瓦礫和破碎的石牆、屋頂困在某個不知名的角落裡。

幸運的是,敵人似乎忽略了這個角落,攻擊沒有持續,而是轉往其他地方。

不幸的是,困住兩人的地方,空間非常狹小,史考特幾乎等於整個人貼在他身上,兩人能移動的空間非常有限。
媽的。羅根忍住想翻白眼的衝動。

誰想和一個裸男被困在一起啊?而且對方還是他的情敵。

因為這情況太過尷尬,兩個人一時之間都尷尬地保持沈默,誰也不敢亂動,直到羅根終於受不了,微微動了一下身子。

史考特似乎有些不對勁。

羅根想抬起頭,這個動作牽動了下半身的肌肉,他覺得自己好像感覺到什麼……不該在這種時刻出現的東西。

「Cyke?」

青年沒有回應。

「Cyke?你沒事吧?你是不是受傷了?」男人的手開始在青年赤裸的身體上撫摸搜尋任何的傷口。

史考特忽然倒抽了一口氣,然後發出一聲極細微的呻吟。

「老天,你真的受傷了?」

「羅根……別……別再碰我了!」

「萬一你真的受傷了——」

「羅根——」

男人毛髮豐富的手臂擦過對方身上一個很令人尷尬的地方,一頓,然後立刻明白是怎麼回事。

不會吧?

「Cyke,你……」因為太過驚訝,男人難得地不知道該怎麼開口。

兩人的臉蛋距離非常近,儘管光線昏暗,但羅根還是能看見青年總是不苟言笑的正經臉蛋一下子刷紅,輕咬著的下唇似乎在微微顫動。

男人很想問一句:「你冷嗎?」當然了,現在是冬天,雖然學院裡有充足的暖氣系統,但剛剛遭到這一番破壞,系統全壞了,外頭的冷空氣不斷灌進,連羅根都覺得冷了,何況是全身都沒穿衣服的青年?

但此刻的羅根清楚知道,青年不是因為冷。

羅根的手微微動了下,清楚聽見史考特彷彿受驚似地又倒吸了一口氣,然後貼在他手臂上的那個東西顫動了一下,彷彿變得更大、更硬,且有些微黏滑溼意。

羅根幾乎要失笑出聲。

都這種時候了,這傢伙居然還有心情?

「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樣!」大概是和琴在一起久了,青年彷彿也有看透人心的能力,怒力解釋。「剛剛你把扛我出來,因為一直摩擦……現在又是這個姿勢……該死的,你自己也是男人,你當然知道有時候這東西根本是無法控制的!」青年難得如此氣急敗壞,也越加面紅耳赤,他當然想掙脫,無奈空間實在太狹小,不論怎麼移動都只是更增加兩人身體上的摩蹭。「可以把你的手拿開了嗎?反正等一下它就會——啊!羅根——」

「還等什麼?不如我來幫你不是更快?」難得看到認真的隊長如此窘迫,男人怎麼會輕易放過?

隨時能伸出致命鋼爪的大手攫住青年胯間的東西,惡意地上下擼動,力道不小,甚至故意用了些力,果然史考特喊了一聲,接著身子完全僵硬,但隨著羅根手勢刻意加快,他的身體開始一陣陣緊繃抽搐,從沒被人這樣惡意欺弄過,即使拼命忍住,還是從輕咬的唇間溢出細微的惱怒呻吟。

「別……住手……別這樣玩弄我……羅根……please……」青年的雙手緊握成拳,如果不是空間太過狹窄,手臂無法伸展,早就狠狠賞男人臉蛋一拳,直接把他揍昏了事!

那掩飾不住的挫敗嗚咽與絕望懇求,聽在羅根耳裡,異常痛快,而且不知道為什麼,倒還真讓他有了些感覺。

「別抗拒,Cyke,你也知道,快點解決比較好吧?」另外一隻手不客氣地一把掐住那結實的臀部,刻意用力捏了幾下。

羅根吃定了他就算再氣惱也絕對不會輕易睜開眼睛。

史考特終於再也忍不住,即使幾乎沒有什麼空間了仍試圖掙扎抗拒,但羅根忽然一手壓住他的後腦勺,將他的臉壓下,下一刻,他只感覺雙唇一陣溼熱,淡淡的雪茄味襲來。

羅根在吻他?

因為太過震驚,直到男人的舌伸了進來他才回過神,但依舊震驚得無法做出任何反應。

羅根的確是在吻他,而且在他胯間的手並沒有停下愛撫的動作。

史考特的頭腦一陣暈眩,如果可能的話,他很想睜開眼,看清楚眼前到底是怎麼回事?

他很確定他們遭到了攻擊,X學院遭受到嚴重摧殘。

但他不確定的是,羅根為什麼要吻他?

他不喜歡不確定的事情,那會讓他沒有安全感。

一如他不喜歡沒有戴眼鏡的自己,因為他會什麼都看不見,處在極度沒有安全感的狀態。

連反抗都不知道要怎麼反抗。

雪茄的味道。

男人溼熱的唇舌貼在他的唇間,他想抗議,卻發現自己只能發出類似呻吟的含糊唔嗯聲,便很快決定保持安靜。

但事情沒有他想像的那麼容易。

應該說,這一切都脫離了他能掌控的程度。

胯間勃起的性器在男人略顯粗魯的擼弄下,快感越來越強烈,越來越難以抵擋,他閉緊雙眼,拼命忍耐,卻在聽到男人低沈的笑聲時,才知道自己的身體早已背叛了意志。

「Slim……」男人的聲音不知為何異常低沈,刻意貼在他耳邊。「看起來你很舒服嘛,腰一直動個不停……」

「我沒有!」過於迅速的激烈反駁洩露了青年的心虛。

他怎麼可能被這隻禽獸摸幾下就——

「羅根,住手——別——」男人的拇指指腹刻意在性器最敏感的頂端摩挲,彷彿要讓人滅頂的快感猛地爆發,史考特只覺腰間一陣酸軟,羞恥同時席捲而來。

他覺得全身發熱,甚至幾乎完全感覺不到寒意。

他知道男人在看他,卻無法躲開對方揶揄的視線。

「你滿意了嗎?」他羞憤得想挖個洞躲進去。

不,他現在就已經在洞裡了,只是這裡還有隻披著人皮的禽獸。

「還沒。要我滿足可不容易。」依舊是那副帶著嘲諷的欠揍語氣。

太痛快了。

這樣作弄史考特實在很愉悅,即使是在這樣的情況下。




(更精彩的在後面唷 >.^ <- 作者直接被拖出去痛毆)

發表留言

秘密留言

自我介紹

千小風

Author:千小風
噗浪:huiyi_xue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類別
搜尋欄
RSS連結
counter